澳门葡京百家乐

随着泛娱乐时代的飞速发展,IP受到越来越多影视从业人员的青睐,2017年间,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市场,IP改编作品都呈现出了十分迅猛的势头,但大量涌现的IP大剧中也不乏有让从业者和观众颇为灰心的作品。

大量优质IP被浪费,IP市场燥热成为困扰行业的难题,更有不少业内人士曾提出资本市场一些跑马圈地的行为,是否会对IP源头的创作者们造成一定程度的抑制,影响他们的创造力发挥和内容质量。

12月17日,宏宇天润联合第一制片人,向阳教育共同举办了“围炉影话”影视IP沙龙活动,邀请了业内知名大咖、作家,分析探讨了行业的现行发展及未来走向,并从运营方、平台方、制作方、创作者的不同角度分享了他们对于“IP+影视”的见解。

刘瑞雪:

IP是泛娱乐的核心,头部内容是行业未来趋势

身为宏宇天润文化传媒创始人,中国IP行业的领军人,刘瑞雪深挖泛娱乐发展脉络,结合多年原创内容第一线的工作经验,分析了未来泛娱乐时代在中国的走向。

宏宇天润文化传媒创始人刘瑞雪

IP具有“高固定成本”“零可变成本”“注意力经济”等产品特点,能够通过时间、空间的延展,衍生形态、受众群体的扩张产生规模经济效应。

从数据上看,中国近五年的文化娱乐产业规模实现了170%的涨幅,2016年市场总规模达3750亿元,剧集综艺及电影占全市场45%,达1700亿元。娱乐,是中国国民的刚性需求。

自2011年“泛娱乐”概念被首次提出,到2015年IP改编剧开始彰显强大吸睛力,“泛娱乐”已经被业界公认为“互联网发展八大趋势之一”,并率先将影视行业推上了“风口”。截止到2017年上半年,IP改编剧已占据了电视剧市场的半壁江山,网播量占比高达73%,优质IP对内容生产释放出强大渗透力,国产剧高度“IP化”

宏宇天润文化传媒创始人刘瑞雪

展望即将到来的2018年,刘瑞雪坦言,观众对优质内容的要求,将促使行业对IP的持续关注,而这也在不断考验着影视行业从业者的专业能力。IP剧集的类型化会更加明显,头部IP将占据影视改编市场的大部分流量,类型化更加明显。

IP剧的火爆一定程度上是市场对于经过检验的好内容的渴望,在刘瑞雪看来,IP归根结底还是“好内容”,只要内容足够好,具备了开辟渠道的可拓展性、链接人群的可连接性、能够实现变现的多元转化性、足以突破领域壁垒的可识别性,都能够通过泛娱乐一体化的开发模式,产生远超基础内容本身价值数十倍的规模性经济效益,实现IP价值最大化。

王平:

平台与内容方通力合作才能使IP发挥最大价值

阿里大文娱内容合作中心总经理,阿里巴巴大优酷剧集中心元气工作室总经理,王平先后参与策划了《喜欢你》《白夜追凶》等影视作品。在王平看来,IP模式的兴起,在于呈现形式的越来越多元化。

阿里大文娱内容合作中心总经理

“文本,游戏,影视以及多种衍生品的出现,将IP最大化的利用。”

王平坦言,一部优秀的网剧,核心是内容,但是也不能忽略了其他要素,播出平台要与内容方在一个IP下紧密结合,发挥各自长处。

“播出平台有用户和大数据,这为内容方提供了精准的参数,有利于内容方的创作。而内容方专业和手艺依托双方认可的IP,来不断创造观众喜闻乐见的内容。”

阿里大文娱内容合作中心总经理

周清迪:IP、原创要两条腿走路

作为留白影视战略副总裁,高娱资本合伙人,周清迪在对待IP的态度上显得更加谨慎,在他看来,如今影视行业内热炒的IP概念与最初的IP还是有一些差别的。

留白影视战略副总裁

“我们今天提到的IP,其实是打引号的IP,主要指文学、漫画等尚未被影视化的内容形式。”

在如今的IP大环境下,周清迪始终坚持原创、IP改编两条腿走路。近几年,周清迪既投资了如《亲爱的公主病》《亲爱的王子大人》这样的原创剧,又参与了诸如《长安十二时辰》《古董局中局》这样的IP剧。

留白影视战略副总裁

周清迪认为,原创影视作品同样具有潜在的IP效应,与其说原创、IP两条腿走路,不如说原创在为今后的IP做铺垫。“好莱坞为我们提供了很好地范本,《摩登家庭》《老友记》等当初火爆一时的影视作品,如今成为热门影视IP,而我们也有这样的潜在IP,如《大宅门》《家有儿女》《爱情公寓》等,原创影视IP将来会成为IP剧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而今后我们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原创影视IP。”

月关:忠于原著,更应衷于原著

作为中国网络历史小说第一人,月关曾四登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,所著作品长期占据各大图书榜单,囊括多项年终大奖。随着多部作品陆续影视化,他涉足全新领域,亲自出任自己作品《夜天子》《大宋北斗司》,及郑晓龙监制《王道剑》等影视作品的编剧。他以兼具“作家”和“编剧”的双重身份,谈及了自己对于IP影视化的看法。

“历史类小说第一人”月关

2007年,月关凭借一部《回到明朝当王爷》包揽了起点年度月票总冠军、最佳原创作者、最佳原创作品三大奖项。他坦言自己的第一部作品版权是在2008年售出的,那个时候还没有“IP”这个定义,单单就叫“改编权”,后来到了2009年初,市场多了一些变化,部分作品的影视、游戏版权逐渐受到关注,开始有了“跨界合作”。

近两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谈论“泛娱乐”,“IP”也似乎成为了行业内外人士在资本市场和茶余饭后的谈资,对其的认知也千差万别,甚至有认为IP是万能的,有了IP就有了用户,这剧就一定能火等诸如此类近趋于魔化的“IP执念”。月关认为,不是所有IP都能靠自身的粉丝量和影响力对改编作品进行反哺的,真正的IP,一定是经过市场认证,具有衍生价值的。而IP相对于改编作品,相当于是对影视观众的一部分提前抽样,一定程度上削减了前期内容选择上的风险,但不代表后期没有风险,诚意的精良制作仍同等重要。

“历史类小说第一人”月关

月关坦言,在参与自己作品影视改编的过程中,他会不断产生许多新想法,不是流于表面的忠于原著内容,而是真正忠于作品的内容表达初衷和核心精神。“把握灵魂”是自己在涉足编剧领域后,感触最深的一点。

玄色:IP改编应是内容“1+1>2”的更多元化呈现

作为国内近年销量最高的青春畅销书女作家,玄色曾五登中国作家富豪榜,代表作《哑舍》单本销量在200万以上,系列累计破1000万,曾获评中国“传统出版物”IP价值榜亚军,华语原创小说评选“最受期待影视改编作品”。随着她的《哑舍》《守藏》相继公布影视化进程,玄色作为原创作家分享了她对于IP影视改编的见解。

国内最畅销女作家玄色

她认为,IP的核心是内容,内容要想打动人,必须真实到让你相信。这里的“真实”不仅限于真实的故事情景、情节,而是放置在此情此景中,能让人切实感受到的“真实”,是一种共鸣感。而要想作品能够让人相信,作者本身首先要相信着去写下每一个文字。她写《哑舍》,相信每一个古董背后的故事,相信老板在历史长河中以不同的身份追逐着医生的脚步;她写《守藏》,相信这一段烽火硝烟中每一位守藏吏的坚守与付出,相信面对民族危机时他们内心忠于的信条。她用文字将她的“信念”呈现给世人,让他们也喜欢,也相信。这是她多年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,也是她的创作初衷。她认为这也是IP改编过程中,制作团队所要坚持的一点。

圆桌会议进行中

玄色坦言,不论在什么时期,作家的首要责任依旧是创作出好的作品,IP时代对她而言最大的意义,便是让她的作品以另一种形式被更多人所知晓,具有了更广的传播度,从她自身而言,会更加思考如何切合这种市场趋势,去传递更多积极向上的正能量。

把小说搬上荧屏,内容载体的变化就决定了改编作品与原著在一定程度上的差异,自己更愿意专心写作,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在保有作品核心灵魂的基础上,给制作方更多的发挥空间。

同作为原创作家,她也认为IP只是改编的基础,提供的是经过一定程度市场检验的内核,仍需要契合的优质制作,反复打磨才能成器。一部成功的IP改编作品,应该是能发挥出“1+1>2”的最终效果的。

三位影视大咖、两位原创作家,分别从各自角度对当下行业内的“IP热”进行了分析和探讨,但提到最多的还是内容本身无论是原创还是IP,“内容为王”始终都是最核心的。而这也是宏宇天润一直秉承的IP运营理念,希望新的一年能够和业内各位合作伙伴们一起努力,继续为好内容服务,让“内容为王”不再只是一句口号。


2018年01月03日

《夜天子》首款“谁怕谁”预告片花“大胆”上线啦!
中国文化产业学院奖发布 宏宇天润三位合作作家上榜

上一篇

下一篇

“围炉影话”线下沙龙,听五位大咖解读内容时代的“IP+影视”

创建时间:

澳门百家乐代理 pk10官网 安徽快3 线上百家乐网址大全 pk10官网 澳门赌场百家乐 威尼斯百家乐 百家乐官方网站 澳门金沙百家乐 安徽快三